2016年07月25日

僅剩的些許光陰

感覺我還沒有適應我是一位大學生的角色,然而,我的大學卻已經接近了尾聲。現在,我存在的時間掐著指頭計算,一年帶著點零頭。這就是我在大學,很快我就會被掃地出門。到那時,歲月將不會給我機會,神明也不再保佑著我!
  
  最近一直沐浴在學長學姐們離校前的春風中,我突然也想著說點什麼。只怕,上天給我的時間太少,我來不及準備,也來不及留下點什麼。其實我不怕帶走遺憾,我只怕我連遺憾的痕跡都沒有。
  
  大一的時候,我一腳踏進了一個坑無論在什麼年代,追求幸福都是永恆,一坑就是這麼三年。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當初就跳了進去,不知道是命中使然,還是神明指引。也許這一切都是定數,就是這一切,給了我一個個美好的回念,留下了一段段的記憶碎片。
  
  夜色中,我們踏過的彌紅燈光中,收錄著屬於我們的痕跡,那個個幼稚的想法,那些些朦朧的衝動,還有那段段天真的幻想。有時候我會撿起E棟那條路上的落葉,去認真的去傾聽我們輕快的腳步,我們無憂的青春,畢竟那裏有著我的大一時光,那裏塑造了出了我最初的價值觀念。
  
  那個濕冷的冬天、那個灰暗的樓道、那盞盞上了年紀的路燈、還有那幾個熱情洋溢幾近瘋狂的青年,當然少不了的就是那些嘔啞嘲哳的笛音。我的記憶中那年冬天是特別的漫長,無盡的濛濛細雨,還有從沒有沒有幹過的路面,濕冷刺骨的寒風,那幾個個天真無邪的少年美女。
  
  在那裏我們彼此相識,也彼此相知,就此開始書寫著我們的痕跡。而我們的友誼,卻完全超越小說家幻想中的唯美情節。
  
  那個年頭我遇見餘學長、小紅帽、波波、威威、獸哥、小師妹、亮亮、楊總、小丫、謝藝還有傳奇的 玲姐等等很多的人並且在我後來的日子裏,我都是以我認識這麼多的朋友為榮,那句“關係就是第一生產力”還曾一度成為我的口頭禪,現在想想有點天真,但更多 的卻是溫馨。他們給我的是家的溫暖,也有手足的推心置腹,肝膽相照。如果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的話,那我們這三年的堅守就是最浪漫的結局。
  
   記得大一那次丟了飯卡,去補辦的路上,跟上課途中的小丫學長開了句我要挨餓的玩笑,他當時就從衣兜裏拿出了飯卡塞給我,還告訴我他大學裏朋友多。當然我 們曾今彼此黑著對方往死裏黑;也曾今跟他們淩晨跑到後山去喝酒;我記得去年兄弟表白,我就沒有去上課,幫忙擺蠟燭去了;還有為了參加社團評獎的答辯,從早 上一直忙到下午,中午一起吃著盒飯的片段,也是不斷地在我的腦海裏翻滾著。
  
  我們有著太多的故事,在沒有烈酒的夜晚,我只能靜靜的品味著我的記憶碎片。
  
  不過種感覺跟他們在一起是快樂的,也是最輕鬆的,我永遠在他們面前展示著我最真實的自己,也儘量去展現我的童真,我記得小紅帽(大我三屆)說過:跟你們玩我才能感覺到我的青春!
  
   大三的我也繼續著學長們走過的道路,繼續再跟著小學弟們每個夜晚去玩,去感受他們的熱情,他們的單純,去沾沾他們青春的味道。看著他們對笛簫的喜歡與癡 迷,我就想起大一的我們,已經走過來的他們。這就是痕跡,我在笛簫協會家庭裏面的碎片,也是我珍貴的財富,也許還是我將來年老時飯後閒聊的話題,炫耀的光 點。
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

< 2018年11月 >
S M T W T F S
        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  
カテゴリ
最近のコメント
QRコード
QRCODE
庄内・村山・新庄・置賜の情報はコチラ!

山形情報ガイド・んだ!ブログ

アクセスカウンタ
読者登録
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、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。解除は→こちら
現在の読者数 0人
プロフィール
mjisek